夜听细雨

开学了没有什么时间更新

【班长忌日活动7h/10:00】养老

替人@没手机了 代发的


我住在山脚下,这里环境美好,生活宁静,邻里和睦友善,大家互相关心

我房子旁边有三户老人,只有一家有孩子,逢年过节那三户老人家都会聚在一起吃饭。我作为他们的邻居,平时经验上总有欠缺,多有受到他们的教导,于是便常给他们送些礼品,有时候是补品,有时候是时令水果

一来一回,我们的关系亲近起来,于是我也有幸听闻了这些可敬的老人的过去

(呃啊然后是一堆路人视角的警校组过去,反正全员存活if他们可牛逼的履历把这小年轻唬的一愣一愣的就这样是经过)

某一次教师节,伊达先生家突然到访了好几位中年人,或是事业有成的企业家或是阖家幸福的普通白领,说是要来看望老师

我因为好奇,也过去凑热闹了。没想到啊,伊达太太能够带出如此优秀的学生,难怪平时我有什么烦恼她都能指点一二

伊达先生家的孩子似乎也是很优秀的,如今在国外发展

总之就是相处过后小年轻对这些老大爷老奶奶的好感度超级高,然后有一些日常,比如诸伏先生和降谷先生总会在饭后去房子周围树下供路人休息的桌椅那里下棋,萩原先生和松田先生斗嘴的声音总是中气十足,内容往往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以及互相扒对方的老底和黑历史,多到几乎不重样,伊达先生和太太会在晚饭后出门散步,伊达太太的腿脚不好了,伊达先生是推着她的轮椅一起走的,他们两人往往会很安静的欣赏晚霞和落日,在清新的晚风中沉默的互相陪伴,小年轻偶尔跟上去时还能听到伊达太太用非常纯正的美式英文诵读诗句,嗓音有着被岁月中打磨过的韵味,她用着并不抑扬顿挫的调子诵读诗句,却莫名能够感受到深刻的情感,听伊达太太说话是一种享受

有一天我结束了每日的工作,照常打开了窗子吹风。鸟儿鸣叫,蟋蟀振翅,风裹挟着远方泥土的气息。

独独没有听到萩原先生和松田先生幼稚的吵架声。

已经,快安静一天了,自从早上短暂的有听到两位先生在斗嘴,到现在了,就算是出去玩也该回来了吧?

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我冲出家门跑到萩原先生和松田先生家那里开始敲门。没敲两下萩原先生就过来开门了,只是,萩原先生的神色不太对劲,平时那种慈祥又活泼的笑容从他脸上消失了,我也没听到松田先生的大嗓门招呼我进去的声音。

不会吧……

“来了就进来吧,送小阵平一程,他蛮喜欢你这个后辈的。”萩原先生还是向我笑了一下,侧身引我进屋。

……

“萩原先生?”

萩原先生回过头看着我,然后平静的笑了,我看到他因为年老而略有些浑浊的眼睛泛出晶莹的泪水,他眨眼,任由那泪水滑落,又重复了一遍:“进来吧。”

松田先生走后,萩原先生,诸伏先生,降谷先生,伊达先生和太太都穿了丧服为他守孝,一连好几周。

后来,大家都恢复正常穿着了,只有萩原先生仍然一身黑衣,对外的解释是自己其实不会搭配衣服,一直以来都是松田先生给他选衣服穿的。

或许是一种缅怀的方式吧,似乎伊达先生他们都没有劝说萩原先生的意思。

—————————————————————————

是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我在树下看着诸伏先生和降谷先生下棋。

我来得晚,只看到了收尾的残局,嗯,降谷先生赢了。

诸伏先生和降谷先生回头跟我打招呼,降谷先生颇有些自豪的告诉我这是他们下的第四盘棋,降谷先生险胜一局,平了两局局,刚刚这局棋也是差点就输了。我配合的鼓掌表达赞叹,诸伏先生笑呵呵的看着我俩。

“我有点乏了,稍微眯一会,你们继续。”降谷先生说完,就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

于是我和诸伏先生下了一局,不出意料,我惨败。

看着我苦着脸面对棋盘的样子,诸伏先生笑出了声,然后给我指导下棋的技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太阳已经西斜,诸伏先生他们应该要回家了。

“zero,该起来了,我们回家吃饭。”诸伏先生呼唤着降谷先生。

没有回应。

时间似乎在这一瞬间静止了,我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看着面前仿佛忽然成为一座雕塑的老人。

半晌,诸伏先生长长的,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一瞬间他看起来老了很多,某种沉寂过很久的东西被翻了出来,又悄无声息的四散离开。他站起身,甚至理了理衣领,走到降谷先生面前伫立。晚霞已经出现,金芒撒落,我看到降谷先生的白发被镀上了一层的璀璨,恍惚间似乎见到了伊达先生偷偷保存的照片上那金发深肤意气风发的少年。

诸伏先生一动不动的站在降谷先生面前,我便陪着他,一直到傍晚出来散步的伊达先生和太太发现我们。

降谷先生的葬礼比松田先生的葬礼要稍显隆重一些,原因可能是那些自称是降谷先生曾经的同事的孩子的中年人以及一些腿脚不方便的老人,他们不远万里来参加降谷先生的葬礼,进行集体的默哀。

——————————————————————————

降谷先生走后没两天,伊达太太也走了。

据伊达先生所说,伊达太太是在梦里离开的,她睡得很深,面容祥和,岁月在她脸上刻下一道道阅历的沟壑,却仍然能看出她年轻时的美丽。这个知书达理,满腹诗书的老人在美好的睡梦中离开了。

葬礼上,伊达先生很平静,甚至还反过来安慰黯然神伤的我。

伊达太太走后,我少有在傍晚出门散步了,某一天难得又想出门。

远远的,我看到了伊达先生推着伊达太太的轮椅慢慢的走着,我恍惚间甚至以为伊达太太还在那轮椅上与伊达先生小声的聊着天,直到伊达先生突然停了下来,转了个弯面对夕阳。

那轮椅上空无一人。

我看到伊达先生立在落日的余晖里,第无数次的注视着天边灿烂的云霞。轻柔的晚风拂过我们,我听到了伊达先生在自言自语,似乎是在絮絮叨叨的讲一些生活上的琐事。我站在原地,听着伊达先生说话的间隔越来越长,最后他只是凝望着太阳落下去的天际线,呢喃着伊达太太的名字——“娜塔莉”。

我陪着伊达先生看了这完整的日落,一前一后的回了家。

【班长忌日活动7h/6:00】约会

  上一棒@詹艾雨 

  下一棒@Kang⃒⃘⃤ 

  

  ooc严重,慎入



  春风携带着樱花飘落,撒在等候的女子的金发上


  “娜塔莉!”远远跑来的青年朝这里挥了挥手,脸上扬着灿烂的笑容


  本来微微低头出神的金发女子闻声抬头朝跑来的男子挥了挥手,笑得一脸灿烂


  “抱歉娜塔莉”男子有些气喘吁吁的停在娜塔莉身旁,挠了挠头“路上出了一点意外”


  伊达航微微抬头温柔的将掉在娜塔莉头上的樱花摘下来“你今天真漂亮,娜塔莉”


  “你也是,航”娜塔莉弯了弯眉眼,含笑的看着为她摘下樱花的男人,随后踮起脚尖亲了上去


  伊达航愣了一下,脸有点红的微微低头加深了吻


  半响两人才脸颊微红的分开,娜塔莉微微一笑“走吧航。”


  “嗯”伊达航微微点头,两个人手牵手在樱花的陪伴下渐渐走远


  

T:季节

大概都喜欢吧,毕竟各有各的美,倒是有比较喜欢的天气——雨天,不过也不要一直是(点头)

T:有没有未成年的审神者,来分享一下自己的账号现状呗

能登就登吧…QAQ讨厌的防沉迷,以前我可以晾衣服时玩洗碗时玩,分屏玩,现在只能逮着那个时间段玩了,而且还不过瘾Ծ‸Ծ

T:【刀剑乱舞】各位婶婶们,想问一下第一次碎刀的当时感想如何呢?或者想象一下\(•ㅂ•)/♥

想都不敢想啊…大概会惊慌或冷淡,但不管怎么说,都不会再练再有一把了,我只认第一个

【柯同2023春节活动4:00】威士忌聚集(莱伊:?)

  上一棒@画白(接稿)

  下一棒@克格茵楠. 

  

  虽然写威士忌聚集但没有黑麦威士忌

  是还没有开始写的《无痕》的番外,也可能是正文

  黑松黑萩预警

  文笔极差请慎入,可能有雷,被雷概不负责

  

  

  “今天晚上吃什么呢?小阵平。”萩原随意的靠在桥上的围栏上

  “哈…”一旁的松田打了个哈欠,“等任务忙完再说吧,应该快了”锐利的眼睛望向远处“现在还早不是嘛。”尾音微微上扬,带着笑说道

  “也是”萩原偏头看向桥外的海洋,海风吹过发梢,微微飘舞

  松田和耳麦说完话一转头就看到这幅宁静的画面,恍惚了刹那,喉结上下移动了一下“萩”名字从嘴边落下

  “嗯?”萩原闻声转过头看了过来

  “走吧,他们说接下来不需要我们了,去随便逛逛?”松田将耳麦摘下放进口袋,带着笑意开口

  “好呀”萩原点点头,直起身,落日的余晖在他头上印出橙红色的发丝,搭配脖子上围着的红色围巾,闪闪发光

—————

  夜幕降临,雪花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萩原和松田走在街道上

  此时的街道十分热闹,人流来来往往,灯火通明,马路上不时有车流穿过,松田和萩原一边走一边打量四周开在街上的店

  街上的树被绕上灯串,在夜晚的街道上发着光,萩原饶有兴致的去够树上的叶子和灯串,一不小心把树上的雪拍在了松田的脸上和围着的藏蓝色围巾

  雪落在围巾上滚落到脖子旁,松田被冻到条件反射的缩了一下脖子,“萩原研二!”拽了一下围巾让雪落下,追着已经见势不对跑出一段的萩原

  “小阵平我错了——”远远传来萩原的声音,仿佛能看到他已经变成表情包的脸

  “呵,那你给我站住!”松田冷笑一声,加快了脚步,紧追不舍

  萩原时不时看一眼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停的避开路人,又一次转头回来时注意到面前的人来了个急刹车,然后被追来的松田一把拽住往后倒,双手撑着跌坐在地上

  “抓到你了。”松田喘着气说道,随后抬头看见前面的人愣住了

  “额…嗨?”其中一人试探性的挥了挥手,另外一人看见两人的模样笑了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噗哈哈,卷毛混蛋你们两个在干嘛啊这是哈哈哈”

  另一个人也忍不住偏头笑了一下

  “啊?”萩原松田有些茫然的看着两人,扭头瞥见旁边的玻璃,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雪已经落在头上围巾上,沾在脸上,看起来有些奇怪,而经过刚才的奔跑围巾和衣服都有些凌乱,尤其是萩原被扯了一下,而松田的手现在还拽着萩原的衣领

  两人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站起来整理了一下,随后萩原再次扬起笑容,只是里面参杂着尴尬,而松田已经一拳砸向了降谷零

  降谷零偏头握住拳头,脸上的笑意已经收敛了起来,两个人对视了一会,然后打了起来

  景光和萩原默契的走到一旁旁观两个人一边打架一边互骂

  “关系真好啊,我都有些羡慕了”萩原笑着摸着围巾说道

  景光扭头看向萩原笑着说:“要不把他们抛在这里,我们去逛逛?”

  “可以啊”萩原欣然答应,愉快的和景光进了附近的商城

  于是,打完架的二人转头就发现自己的幼驯染不见了

  松田/零:我那么大一个幼驯染呢

  零零变成了灰白色,东张西望有些不敢置信

  而松田果断掏出手机打了电话,嘟——没有让他等多久,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小阵平,我和绿川酱在旁边的那个商场里”

  “嗯,好”松田挂断了电话看了一眼一旁同样刚挂断电话的零,随后朝商场走去,零不甘示弱的快走几步追上,两个人一边拌嘴一边朝商场走去,走着走着速度逐渐变快,最后默契的跑了起来

两个人同时穿过门进了商场,然后气喘吁吁的在原地喘气

  “喂金发混蛋,这次是我赢了!”松田看向一旁的零

  “明明是我”零不甘示弱的瞪了过去

  “哈,明明是我先跨进来的!”松田气势全开气势汹汹盯着零

  两个人谁也不眨眼的对峙着

  “额…”景光右手拿着一瓶饮料,左手里提着一瓶饮料,左看看右看看对峙的两个人

  “先别站在门口啦,会挡到其他人的”萩原将松田往后拉了拉,朝终于可以进来的两个女孩友好的笑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将手中拿着的茶塞进松田手中

  另外一边景光也和零说了几句,让开了大门,提着的饮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了降谷零手中了

  “唔,是红茶啊”零看了一眼饮料,随后打开灌了一大口

  “啊…葡萄乌龙茶?”松田看了一眼饮料,随后诡异的看向萩原

  萩原举起手中的青提乌龙茶在松田眼前晃了晃

  松田看了看,眼中露出了然,随后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味道怎么样?小阵平”萩原期待的看着松田

  “还行吧…”松田咂了一下嘴,说道

萩原点了点头“那走吧,我刚才在手机上预约了一家寿喜烧。”晃了晃手机上显示的预约消息

  松田点点头,率先跨出大门,萩原快走几步,肩并肩的朝目的地走去,景光和零也紧跟其后,最后四个人并排走在街上

  “为什么你们两个也要过来”松田看着旁边跟着他们的两个人问到

  “怎么?不可以吗?难道大街是你家啊卷毛混蛋”降谷零冷笑一声

  “呵,这就是波本吗?见识到了”松田同样冷笑一声,怼了回去

  萩原和景光越过两人相视一眼,眼里满是无奈,萩原耸了耸肩,景光理解的点了点头,叹了口气

  “到了”几人停在一个日式装修风格的店前,萩原快走几步前去和服务员交谈,其余几人站在不远处闲聊,随后萩原朝他们招了招手,几人跟着服务员到了一间包间内,服务员将前菜和锅配菜主食等等一个个摆到桌上,随后礼貌的点了点头,离开了

  几个人在服务员离开后,站起身默契的开始检查房间各处,确认完毕后齐刷刷的看向景光,景光被盯的笑容有些维持不下去,随后坐到更靠近一些锅的位置,任劳任怨的做了起来

  “我来帮你吧苏格兰。”降谷零走了过来,和扭头看向他的景光对视一样,随后两个人默契的坐在一起,景光温柔详细的开始讲怎么做寿喜烧

  松田和萩原随意的坐下,把前菜没几口就吃掉了,随后开始默契打蛋顺手帮另外两个也打了

  很快酱汁便被倒入,四人已经全部做下,手中的筷子蓄势而发,随着景光宣布可以吃了,三双筷子便直直伸了进去,打起了架

  “金发混蛋这块肉是我先看到的!”

  “谁夹到就是谁的”

  作为做锅的景光已经给自己夹好了肉,而萩原趁着二人吵架也夹走了几块,最后松田看锅中局势不对,赶紧把最后一块夹走,而降谷零得瑟的把第一块夹回碗里,随后二人看着空荡荡的锅陷入了沉思

  “噗”景光看着零表情中莫名的委屈笑出了声

  “噗咳咳”萩原的笑声被松田的死亡注视给憋了回去,随后乖巧的坐好,目不斜视的快速吃完自己的肉,一旁的松田目光逐渐变得无语,随后把仅有的和牛吃掉了

  这时突然门外传来服务员的声音,纸门被拉开,服务员将两盘和牛放到桌上随后离去

  这次轮到零动手做了,景光在一旁鼓励的看着他,而萩原和松田无聊的看着两个人和谐的教学,对视一眼,感觉自己格格不入

  萩原从口袋中翻出一盒扑克牌,两个人一边等待一边打起来牌

  “说起来”等所有东西都下去后,萩原看着锅像是想到什么,说道“你们知道今天是种花的春节吗?”

  “嗯?”景光和零疑惑的看向萩原

而松田则是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日期

  “原本我们也是按农历过得春节嘛,但是后来改成了按公历过了”萩原耸了耸肩,说道

  “嘛,我就随口一提。”萩原敛眸戳了戳碗里的肉

  松田也变得沉默起来,低头将脸埋进藏蓝色的围巾里

  景光和零零对视一眼,都看出了眼中的担忧

  萩原抬头看见两个人眼中明晃晃的担忧笑了一下“没事啦,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记这个又为什么会悲伤怀念,只是老是感觉好像”偏头看向窗外“我忘了什么…”

  “忘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松田接上萩原未落的话,凫青色的眼睛变得深邃,又透着悲伤
















 希望一切顺利呀,各位老师辛苦了,好期待呀 

且听风吟.lan(备考版 jpg.):

♦ 红梅含苞傲冬雪,绿柳吐絮迎新春♦


♦柯同2023春节活动终宣♦



策划: @且听风吟.lan(备考版 jpg.) 


宣图: @且听风吟.lan(备考版 jpg.) 


终宣发布: @且听风吟.lan(备考版 jpg.) 




1月22日 初一


0:00  @谢知意(谁再放屁股拉黑) 


1:00  @Brandy


2:00  @泠汵 


3:00  @画白(接稿)


4:00  @夜听细雨 


5:00  @克格茵楠. 


6:00  @灵泠(尝试日更三千) 


7:00  @五口通商ing


8:00  @寄意寒星


9:00  @从殊


10:00  @俏俏(参加活动@不到我,加个后缀) 


11:00  @白甪 


12:00  @必不可能翻车 


13:00  @池余无柒 


14:00  @瑜 


15:00  @明月秋意白漫城 


16:00  @鹿跃 


17:00  @诸参辛芍叛藜芦 


18:00  @趴趴熊 


19:00  @安云镜 


20:00  @Ach是乙酰胆碱 


21:00  @无何有之乡 


22:00  @高领毛衣救我狗命 


23:00  @泠然 





1月23日 初二



0:00  @瑜年 


1:00  @灯火阑珊 


2:00  @池余无柒 


3:00  @Brandy


4:00  @Brandy 


5:00  @Ach是乙酰胆碱 


6:00  @瑜年 


7:00  @灵泠(尝试日更三千) 


8:00  @明月秋意白漫城 


9:00  @明月秋意白漫城 


10:00  @明月秋意白漫城 


11:00  @冰摇柠檬茶 


12:00  @冬葵 


13:00  @趴趴熊 


14:00  @Ach是乙酰胆碱 


15:00  @灯火阑珊 


16:00  @池余无柒 


17:00  @鹿跃 


18:00  @五口通商ing 


19:00  @必不可能翻车 


20:00  @Hope☆Capital 


21:00  @弥涅尔瓦 


22:00  @冰摇柠檬茶 


23:00  @Brandy 


随机彩蛋掉落—— @予白 


♦频听烟火,新岁心燃,春满人间,四海升平♦


艾雨生日贺文番外

  ooc严重务必慎入!

  

  

  

  

  松田睁开眼,昏暗的房间与梦中重合,他恍惚了一下,随后笑着起身拉开窗帘,温暖的阳光撒进屋中,此时已然是正午,“哈——幸好今天休息”松田打了个哈欠,穿上依旧如常的黑西装,推开了卧室的门,至于梦中的一切,嘛,是真是假,大概只有他清楚吧